2021第十七届广州国际纸展暨第五届十省(区)纸业交流会
2021广州国际以纸代塑产业展
2021年6月30日-7月2日 | 广州琶洲 • 保利世贸博览馆
什么情况?暴涨行情订单猛增却一分没赚
时间: 2021-03-02
来源: 广州国际纸展
作者: 造纸行业一站式采购平台

 

年后,随着涨价范围的不断扩大,行业景气度爆棚,前所未有的涨价幅度与力度,不断突破的新高指数,为行业热度更添了一把火。


暴涨行情订单激增却一分没赚?

 

原本是由上游纸厂发起的一波涨价潮,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至纸板厂,火速蔓延至下游的纸箱厂,开启全行业暴涨模式。

 

最近一周时间,更有全国50余家纸板、纸箱厂共同掀起涨价风暴,其中更有工厂单次涨幅高达25%,创下涨价潮之最。

 

疯狂的涨价源于火爆的行情,在禁废令、禁塑令等大环境的刺激之下,再加之经济复苏增长带来的巨大需求缺口,无论是上游纸厂、纸板厂,还是下游纸箱厂、终端客户群,订单需求都开启激增模式。

 

其中,处于下游的纸箱厂,不仅对接上游纸厂、纸板等包装原料,还面向终端客户的订单需求。在订单行情如此火热、市场涨价甚为汹涌的情况下,多数纸箱厂容易产生库存积压过多、接单发货忙乱、纸箱和纸板订单转化出错等种种问题。

 

包装产业联盟通过调查采访到,自复工以来,不少纸箱厂的库存积压严重,年前在涨价潮的预测刺激下,就有不少纸箱厂的订单提前接满,而年后在火爆行情的推动下,订单和涨价函更是踏破门槛。

 

如此繁多的订单和变动的价格行情,使得不少纸箱厂都手忙脚乱起来,从订单的处理到对账工作都极易出错,极可能造成损失。甚至有些工厂接的订单没赶上涨价趋势,忙到头却一分钱没赚。


订单价格跟不上原料涨价速度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场流动性过剩与供给侧结构变化所引发的原材料涨价危机开始席卷全国。春节过后,随着各种势力的不断加码,涨价潮妖氛日炽,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正以极度震撼的方式登场。

 

从去年6月以来,国内大宗商品持续上涨。据广州国际纸展了解到:铜涨了38%,纸涨了50%,塑料涨了35%,铝材涨了37%,铁涨了30%,玻璃涨了30%,锌合金涨了48%,不锈钢暴涨45%,IC涨了100%。

 

进入2月底,原材料价格彻底失控,以20%、30%的幅度疯狂跳涨,有特种纸更是一次性跳涨3000元/吨。

 

塑料、纺织原料、铜、能源、电子元件、工业原纸等工业原料的全局性疯狂涨价,完全打乱了终端品牌商的生产计划,很多生产线被迫按下暂停键。


失控的上游原材料涨价

 

自春节后开工以来,在不到十天时间里,各行各业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涨价,涉及几十个领域上千家企业。

 

化工原料:疯狂跳涨

节后,随着全球石油价格的节节攀升,各种化工原料出现了跳涨。据全球塑料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化工领域涨价幅度已形成排山倒海之势,部分产品售价同比上涨超过万元/吨,涨价幅度高达153%以上。

 

塑料:涨疯了

从假期回来后,塑料圈似乎开始了流行的屏幕模式:“重新调整4000!”,“爆炸150%”,“一飞冲天”,“创下新高”,大型工厂经常暴露有关提价和提价通知的信息,很难停止“上涨声”。

 

工程塑料企业近期也纷纷发布调价公告,包括杜邦、SK、南亚塑胶、巴斯夫、松原集团、长春化工等企业在内,涨价幅度不一。

 

工业原纸:涨价史无前例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瓦楞纸、箱板纸、白卡纸、铜版纸等工业原纸在上游纸厂的强势推动下,出现了持续性的上涨。春节后,纸厂跟随其它原料厂商起舞,价格开始跳涨。特种纸普遍出现1000元/吨的上涨,个别纸种甚至一次性跳涨3000元/吨。

 

纺织:化纤全线调价

春节后,纺织服装上游的长纤、短纤、氨纶等开始涨价。据卓创资讯最新价格监测显示,2月22日最新价格55000元/吨至57000元/吨。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许多氨纶大型生产企业,正在酝酿新一轮涨价。

 

铜价:直逼历史高位

春节假期过后,被称为工业筋骨的铜材价格不断上涨,价格直逼2011年创下的历史最高位。业内人士认为,铜管、铜板带等是空调等家电行业的重要原材料,铜价快速上涨会对家电行业形成较大冲击。

 

过去一年铜价的强劲上涨并未一枝独秀,镍、锡、铝和铁矿石等其他大宗商品价格均飙升至多年高点。


涨价背后的通胀魅影和热钱炒作

 

对于原材料的疯狂上涨,国内的主流媒体依旧是避重就轻、老调重弹,无非是“中国经济复苏+美国疯狂印钞”的结果。这种情绪化的解读,只会令市场越来越不理性,并不利于经济的平稳发展。

 

2020年,中国在居民收入明显减少,首季度长时期停工,且年度购房总支出在年度城镇居民总收支结余的占比高达96.2%的情况下,经济恢复真能立即使原材料需求提高到8年来从未有过的高度,导致供不应求?

 

为什么近几年来的涨价总是从原材料端开始呢?这主要是因为原材料端受益于供给侧改革导致产能更加集中,而且由于需求的持续萎缩导致终端商品低价竞争热钱无利可图,在热钱的加持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下,大宗商品被当作投资品进行炒作。

 

身在其中的您怎么看呢?